大荔县男性网

河曲县中新网

2月20日,成都市民张志(化名)来到出租车公司寻求帮助。

张志查看和的哥的通话记录。

原标题:手机掉在出租车上 电话“谈判”4次酬金一加再加

的哥先说“没捡到”,酬金加到4000元后愿归还却拒绝当面交易 反复谈判 一路追“机”

2月18日(丢失手机次日)一早,乘客张志给的哥邓浩打电话,提出“归还手机后愿付1000元酬金,并送锦旗到公司”,但邓浩说没捡到他的手机,不过同意回头帮他再找找。

18日晚些时候,邓浩给张志回消息说座位、脚垫都找过了,还是没找到手机。张志告诉他酬金翻倍至2000元,请他再找找,他回答19日再给张回电话。

19日上午,张志给邓浩打电话,说手机可以送他,再给一笔酬金,但得归还其中资料。邓浩仍咬定没看到手机。酬金升至4000元后,邓松口称考虑,并让张把钱放在指定地点,但拒绝见面交钱。

警匪片里,我们经常看到劫匪要求受害者家属将赎金放到指定地点,否则就如何如何,说话神秘、语气严厉。成都市民张志(化名)万万没想到,自己也会被人如此要求了一番——

2月17日,他乘坐出租车时,因怀里抱着孩子,腾不出手来,便将手机放在座位上,谁知等把孩子抱下车再转身时,出租车却一轰油门开走了。至此,他开始了4次与出租车司机的“谈判”。

起初,出租车司机坚决否认拾到了手机,后来张志将酬金从1000元加到2000元,再加到4000元时,出租车司机终于承认“捡到了”,并要求他将感谢费放到草金立交附近的一个垃圾箱……

2月19日晚,因出租车司机拒绝张志当面检查手机后再交钱,双方谈崩。目前,张志还在等下周一出租车公司上班后再去解决。

第1幕

2月17日下午

事发

抱娃娃下车返身拿手机 出租车轰起油门跑了

2月17日下午,张志抱着3岁的孩子出门游玩。走了一会儿后,孩子着急上厕所,因周围没有卫生间,他便打了辆出租车送孩子回家,坐在后排座位上。

刚付完车钱,张志的苹果6S手机响了。因腾不出手来接听,他就把手机放在座位上,先将孩子和手上的东西放下车,再返身拿手机。不料,出租车突然起步开走了。

“简直是轰起油门跑的,那个地方刚好有个弯道,我几大步追出来就没看到车了。”张志说,“当时我在车外面都能听到手机的来电铃声,他(出租司机)不可能听不到。”出租车离开后,张志赶紧用另一部手机拨打车上那部手机,但“最多五六分钟就关机了。”

“遭了,有人要‘黑’我的手机……”张志赶紧将孩子送回家,跑到红牌楼派出所报警,并提供了前6个数字准确的“川AT***”的车牌信息(最后一个数字,他说车开得太快,没看清)。

通过民警的调查,发现这辆车隶属于某出租车公司,且车型与尾数类似的,只有5辆。

第2幕

2月18日早/晚

沟通

失主提出给2000元酬金 的哥还是说“没捡到”

随后,张志立即开车赶到该出租车公司。工作人员帮他查询后,找到了相同时间出现在相同地点的出租车,打电话过去,出租车司机邓浩(化名)承认在那段时间内,张志的确乘坐了他的车,但否认捡到了手机。

“不对啊!我从监控里面看到,出租车开走后一直没有其他乘客上车,而我的手机在五六分钟之内就关机了……”张志心存疑惑,请出租车公司工作人员提供邓浩的联系方式,想再询问一下。“他们当着我的面,征得邓浩的同意后,把电话号码给我了。”张志说,第二天一早,他给邓浩打电话,提出“归还手机后愿付1000元酬金,并送锦旗到公司”,但邓浩仍说没捡到他的手机,不过同意回头帮他认真在车后排找一找,让他等消息。

18日晚些时候,邓浩给张志回了消息:“座位、脚垫都找过了,还是没找到(手机)。”

“我再次核对乘车时间和监控画面,判断手机是他拿的。我告诉他,‘给你翻倍的酬金,2000元,请你再找找’,他回答19日给我打电话。”张志对华西都市报记者说。

第3幕

2月19日上午

逆转

酬金再次加到4000元 的哥松口“我考虑一下”

19日上午,邓浩并没有如约打来电话。“眼睁睁看着手机就这样没了,很绝望,很想不通”,张志于是又给邓浩打去电话。“主要是我手机里面的信息太重要了,存了很多客户电话,还有很多公司的资料。我告诉他,手机可以送他,再给他一笔酬金,但得把资料拷来还我。”

可是,邓浩还是一口咬定没看到手机。

在张志提供的第三段录音中,华西都市报记者听到,这次张志不再委婉,而是直截了当地告诉邓浩,“你我都清楚,手机在你手上,不是你找不到。这样嘛,我给你4000块钱,你把手机还我……”

在沟通了近2分钟后,邓浩松了口,“我也理解你,我晓得你这个人还是多巴适的。我考虑一下,你等我电话。”

第4幕

2月19日傍晚

谈崩

让失主把钱放到指定垃圾桶 的哥称拿钱还手机却拒绝见面

19日傍晚,邓浩用另外一个手机号码给张志打来电话。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张志提供的通话录音中听到了如下对话——

电话接通后,张志问:“喂,你是哪位,是邓哥(邓浩)吗?”邓:“你这样嘛,你把那个(指酬金)放到跨线桥旁边那个垃圾箱里面嘛。”

张:“哪个地方呢?”邓:“就那个跨线桥那里,你们门口那里,往草金立交走的那个跨线桥……”

张:“哦哦哦,你说那个跨线桥啊,2.5环那个是不是?”邓:“嗯。”张:“那个不存在,你把东西给我,我把钱给你就是了。我一个人过来。”

邓:“你就放到垃圾桶里头。”张:“那你要把手机给我噻。”邓:“肯定。”张:“你咋给我呢?”

邓:“你(把钱)拿来了就晓得了噻。”张:“我还是有点担心,我取钱给你就是了,但是我要看手机……”

这时邓打断他的话,说:“你搁那儿就没得问题哈,就这样。”

张:“我还是要看一下我手机里面的数据在不在噻?”邓:“都在。”张:“那这样,你给我看一下,我当面把钱给你,我马上去取钱。”

邓:“那算了算了……”随后,邓浩挂断电话。张志又回拨过去,但接电话的人表示不是他打的电话,是邓浩借用了他的手机,他不知道双方聊了些什么,请张志拨打邓浩本人手机。可张志拨打邓浩的手机,直到20日中午一直无人接听。

出租车公司回应如证据确凿此事好处理

2月20日,张志来到邓浩所属的出租车公司寻求解决此事。由于是周末,该公司无人上班,张志拨通公司的总机电话,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表示,处理此事可能涉及到失物招领、驾驶员事务部等多个部门,下周一上班时,每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和公司领导都在,建议张志带着录音证据和其他身份证件到公司处理,到时候也会通知驾驶员邓浩到场。

“失物招领部门的工作是驾驶员捡到东西后交到公司,这个部门再通知失主来领取,或者是乘客报了车牌后,失物招领部门打电话核实。而处理这种事,又需要驾驶员事务部配合。”工作人员告诉张志,“现在是周末,下周一才有人上班。你这个事情,如果证据确凿的话,是很好处理的。”

随后记者试图联系该公司领导,由于是周末,电话无法接通,再反复拨打当事司机邓浩的电话,打通后一直无人接听,发短信求证也未回复。

律师说法

出租车司机的行为已经涉嫌敲诈勒索

毫达律师(四川)事务所主任、律师孙顺发表示,按照法律规定,捡到他人丢失的财物应立即归还,否则属于不当得利。若失主追讨仍不归还,属于恶意侵占他人财物,罪责加大。如果丢失的物品对于失主非常重要,且已告知对方,而对方不仅不归还,还乘人之危,以此为筹码,在失主一再加价的情况下才同意归还,便涉嫌敲诈勒索。

“从重罪吸收轻罪的法律规定来讲,如果不当得利和恶意侵占他人财物、敲诈勒索的违法行为同时具有,将以最重的敲诈勒索来量刑。”孙律师说,出租车司机在已知手机里的信息对于失主的重要性后,仍不归还手机,直到失主将“感谢费”加到4000元后才同意归还,其行为已涉嫌敲诈勒索。

“如果手机最终归还失主,出租车司机拿走了4000元钱,失主可将司机、出租车公司一并起诉到法院。即便还了手机,没有拿走那笔钱,出租车司机的行为也涉嫌敲诈勒索未遂。”孙律师说。

此事进展如何,本报将继续关注。

【第壹评】

莫让非正常事件损害“城市的脸面”

□朱昌俊

见多了出租车司机拾金不昧、主动归还乘客丢失钱物的“好人好事”,今天这起事件中的司机表现,首先给人以诧异之感。我不愿相信这位司机刚开始就看到了乘客还未来得及带下车的手机,继而轰着油门就跑。所以,这起事件本该有一个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:司机驾车离开后,看到乘客遗落在座位上的手机,于是主动与乘客联系,将手机归还。

然而事件的真相不存在假设。目前的种种信息表明,事件的真相已无太多悬疑。当事司机先是否认拾到手机,在乘客多次加价后才表示可以归还,最后又提出不能当面“交易”,如此赤裸裸几近于敲诈勒索的行为,实在大大突破了人们对于一个服务行业从业者“底线”的想象。

而纵观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,涉事司机所在的出租车公司虽然第一时间知晓了乘客手机遗失一事,但后续仍是乘客个人与出租车司机单方面“沟通”、“议价”,恐怕也存在重视程度不够的问题。如果公司在接到类似投诉或情况反映后,第一时间介入,主动找涉事司机调查了解情况,而非让乘客与司机单方面“博弈”,或许事件会得到更及时妥善的解决,而不会出现颇具戏剧性的“谈判”局面。

这样一起“不光彩”事件的出现,不光让当事乘客感到“窝火”,也会损害整个出租车行业的形象。特别是在当下网络专车与传统出租车行业相竞争的市场格局下,出租车公司与出租车司机理当更加珍惜服务声誉才是。更进一步来说,任何市民遭遇这样的恶性事件,都会影响到他们对于服务品质的信心;如果这样的遭遇发生在一名外地游客身上,影响恐怕还会更大。

出租车素来被称为“城市的脸面”,希望这样的事件发生后,各方除了依法对个案进行处理外,也能够举一反三,加大监督与规范的力度,莫再让类似的非正常事件损害“城市的脸面”。

互动

如何找回失物,请您来支招

如何找回失物,请您来支招。不论是乘坐出租车,还是旅游、吃饭、逛街,一不小心丢失手机、钱包等,是件司空见惯的事。也许失物本身价值有限,但其中储存的信息和各种卡证却至关重要。那么,东西丢失后,有没有办法找回来?或者,为了不丢东西,有没有什么好的预防措施?

华西都市报记者刁明康 摄影吴小川

河曲县中新网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